• 龙卷风

    Aug 12, 2011

    Tag:

    我仿佛是才知道,我的脑袋其实是不适合装太多东西的。

    好像小时候,有个雪糕吃可以幸福一天,现在却会抱怨说,怎么只有雪糕啊,我的满汉全席荤素搭配呢。

    有些美好的事物,体验过后,人生似乎就被龙卷风刮过一般,即使找回了大部分东西,但也不会太完整了。

    不久之前我还自诩为独立自由敢闯敢拼的新时代独立女性呢,现在只想早点回家依偎在妈妈怀里娇嗔说,哎呀外面的风雨啊巴拉巴拉巴拉……

    我真不知道怎么使自己的人生重新完整起来。

    南京,六朝古都,真真蛮夷之地。

  • 雁丘词

    Apr 12, 2011

    Tag:

    元好问这个人,生于一个不怎么样的年代,一身惊采绝艳的才华也不无寂寥的随着朝代更迭逐渐被遗忘。

    他不是李白,无法在一个放浪形骸的时代中做一个越加放浪形骸的诗人。

    他不是杜甫,几乎从不在诗词中流露对国对民的忧虑。

    他也不是辛弃疾和柳永,战场和欢场都与他无关,他一身傲骨节气,却又充满浪漫主义情怀,是一个再矛盾不过再寂寞不过的文人。

    他倒像李寻欢,看似寡淡默默饮酒却总也忘不掉满腔悲苦,为不随波逐流只能小隐于野。

    我一点也不喜欢李寻欢,能将爱人拱手相送,转头却又借酒消愁一点气概都没有。古龙将他的一手飞刀写的神乎其神,依然没有增加我对他的好感。做人做到这个份上,才华武艺和名声倒成了累赘,反而不如孑然一身,要做小人也罢,伪君子也罢,轻松多了。

    但我又没办法不喜欢元好问,他每做一件事,都有鲜明成效,政绩仕途诗词歌赋,只要他去做的,无不风生水起,他的悲苦只因国破山河在,对一个诗人来说,除了无奈,又能如何。他的一生,充满矛盾,他的词藻,可刚可柔,他的处事,人见人爱,车见爆胎。

    可现在,听到雁丘词,人们只想到李莫愁,谁又记得金代词坛第一人元好问。

    摸鱼儿-雁丘词 元好问

    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。

    天南地北双飞客,老翅几回寒暑。

    欢乐趣,离别苦,就中更有痴儿女。

    君应有语,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,只影向谁去。

     

    横汾路,寂寞当年箫鼓,荒烟依旧平楚。

    招魂楚些何嗟及,山鬼暗啼风雨。

    天也妒,未信与,莺儿燕子俱黄土。

    千秋万古,为留待骚人,狂歌痛饮,来访雁丘处。

     

    PS:大胡子版神雕侠侣的配乐是相当之好,不信去听那首《问世间》。

     

  • 标题反正是浮云

    Feb 17, 2011

    Tag:

    想找个地方,读读书、养养花、喝喝茶、看看云、发发呆、溜溜狗。

    此处人太多,灰尘漫天,每天都有牵挂的事,动辄伤心流泪。

  • 野蛮与文明

    Nov 13, 2010

    Tag:

    跟某人讨论中医的定位问题,结果完败。

    对方有理有据,认定中医不是科学,不该打着治病救人的旗号害人,成分复杂,药理不明,早该退出医学范畴,归入玄学类。

    我是个低调的中医粉,之所以说低调,因为本身对医学没啥研究,之所以粉,无非是因为中药纯天然药性温和,更重要是中医学是中华文明最具代表性的一部分。

    即便是我这样的人,也明白社会发展至今,中医学已然无法与西医学想媲美,它很多理论不是建立在事实基础上,对副作用的记载也不全面,无试验数据支撑,各种弊病必然导致它的逐渐淡出。

    世界各地医学的起源最初都是巫术,随着社会发展,各类文明争相涌现,最初的较量是惨烈的,唯一的体现方式是旧式对新式的排斥和迫害,新思想新学术新教派几乎是以一种敢死的方式呈现在世人面前,因为野蛮无法以温和的方式对待任何文明,野蛮唯一能体现的,除野蛮之外别无他物。

    而如今,人们对待新事物的方式是宽容甚至鼓励的,这是文明最好的证明,古人早已YY出乌托邦、桃花源、共产主义等等各类完美社会,过程虽坎坷,但我们无疑是朝着这个方向无限接近的。学术更替科技发展文明进步,现代社会人们已司空见惯,盲目抵触事件的发生越来越少,对待旧事物,我们更多的是以一种宽容怀念的态度,希望能给予最好的归处。

    我只是不明白,何时出现新事物挤兑旧事物这种文明倒退的浪潮了,中医学最终肯定是会退出的,或许真的最后只能浮于纸上无法付诸实践了,或许最后真的只能归入玄学类或是宗教文明了,可是真能全盘否认中医学治病救人的作用么,西医学来势迅猛,却还并非覆盖全球各地,中医和西医的疗效依然存在交叉部分,人类还没有能够以数据主宰世界。

    一切都要从数据理论试验事实依据出发的话,人类应该像普及户口本那样普及IQ测试,所有IQ低于100的人无法享有被教育权利,应沦为社会基础劳动力,所有残障人士IQ低于120的话应在审核后强制安乐死,因为这种生物的存活将浪费更多社会资源,所有无法履行社会义务的人应处死刑,人类生育后代需要经过至少3年的社会各项考核,无法达标者应永久废除生育资格,为控制社会犯罪率,无法稳定控制情绪的人将强制被改造为无性别体,公共场合禁止任何表情流露……这恐怕与人类理想相去甚远了……

    很多事情,可以理解,无法原谅。如果文明已发展至今,却依然是以野蛮为手段,何以为新文明。如果感情的存在将导致被践踏,那根据事实理论,该被取缔的不是践踏行为,而是感情。

    请君自重,越重越好。

  • BOSS们啊

    Oct 25, 2010

    Tag:

    从前的故事中,大BOSS们通常都执着于一个目标,那就是毁灭地球。

    毁灭地球……嘛,正面来说,起码也是个远大的理想,就目前文明程度,想在瞬间毁灭地球,那可真是一项技术活啊。

    但是毁灭地球的理由呢?

    大黄曾与我笑谈,说地球最后绝对是因为人类的无聊而毁灭的。那会儿,我俩的确整天过着无聊又天马行空的生活。

    后来我想到,如果有这么一个人,他的心胸比较狭窄,思维比较理性,又有些爱记仇,当他终于无法YY自己会有美好的将来,无法说服自己去共享别人的快乐,无法原谅那些表面正经却肮脏到骨子里的人,生命终有尽头,大概是看不到房价下跌那一天了,那么,他为了让自己继续活下去,要给自己找一个什么样的理由呢?

    去毁灭地球吧,这个再适合不过了。

    过程会很漫长,在此间的日夜,都必须将全身每个细胞的聪明才智充分发挥,若是成功了,乖乖,全世界的人,有钱的没钱的,天上飞的水里游的,吃草的吃肉的吃人的,都因您老人家的不悦而彻底的与此生说88了;当然了,若是不成功呢?没事,咱还有第二次不是,就努力的一试到底吧。

    说起现在的BOSS,固然是要比第一代BOSS们更与时俱进也更自虐的,他想毁灭了重新建立。

    至于理由嘛,和毁灭地球的第一代是一样的。既然现有的房价总是不跌,既然有人好多房子有人没有房子,既然有人的房子越来越多,没房子的人也越来越多,那不如让所有人都没有房子,然后再来重新分配房子。我们说,第二代BOSS们,你们终于与时代接轨了。

    第一代和第二代,单纯看来固然是囧囧有神的,可是远有封真仙水忍近有蓝染宇智波斑,哪个会让你觉得囧囧有神呢?无论哪个,都只会让你郁闷一宿气短三天吧。

    这些悲剧天才们最后都没能实现愿望就被迫去领了便当,动乱中崭露头角的主角们理所当然的站到了前台上,结局固然是模糊的,谁能想到意气风发一脸正气的少年们,那么努力打倒毁灭地球的BOSS之后,就开始致力于排除异己顺便给自己多置几处房产呢……

    于是新一轮的BOSS们按耐不住,横空出世了。

    比起改变,果然还是毁灭或是毁灭后再造更容易些啊。

    不过在我看来,最不容易的,恐怕是已经都丑陋成这个样子了,还强迫自己去与之共存吧。美其名曰,爱与守护。

    PS:《火影》中一个叫做鹿丸的忍者,智商超群又超级怕麻烦,对于他的名字,百科给出了这样的解释:

    SHIKA是鹿的意思。MARU,日语里面是圆圈的意思,但通常用在男孩名字最后,翻译成“丸”比如霸王丸,绯雨闲丸等,其实就是粪球的意思,和中国传统男名“狗蛋”有异曲同工之处,很多日本船只也用这个名字比如日吉丸。

    于是,丸=圆圈=粪球=狗蛋

    于是,大蛇丸=大蛇圆圈=大蛇粪球=大蛇狗蛋(请大蛇狗蛋的粉丝们保持淡定)

    于是,杀生丸=杀生圆圈=杀生粪球=杀生狗蛋(郑重警告杀生狗蛋的粉丝,打人请不要打脸,冤有头债有主,有本事去和谐百度)

    这一发现是最近觉得最好玩的事。